圣人孔子说:“五十以学易”,启示后人什么道理?

圣人知天命的年龄才敢解释易经,如今无数砖家,解释圣人经典,能解释的对吗?圣人本身已经盗名,圣人不死大盗不止,你再瞎解释,害惨了咱们老百姓啊!

易经阐述的就是大自然的变与不变的规律,天地人三才之间的关系。世间万物只要发生了,存在了就一定有发展规律。五十知天命,人只有经历了大半人生,才会理解易经的道理,才能对世间万物有清晰的认知。所以孔子五十学周易,对各卦辞有了详细解说。

人到了五十以后,你的人生到了一定的高度,也积累了一定的阅历,这样才不会据泥于易经中的条条框框,结合自己阅历,启发自己的思维,不会在作谓的卦象中迷惘。

出自述而:

子曰:加我数年,五十以学《易》,可以无大过矣。

假如让我多活几年,等我到了五十岁的时候再去学习周易,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没有大的过失了。

孔子很是喜欢学习,特别是周易,史记中记载了孔子因为易而“韦编三绝”,孔子同样说过,“五十而知天命”,这些都是他都人生意义的探求,他之所以认真的研读周易同样是为了让自己知天命,这是一种活到老学到老,为了追求而矢志不渝的精神。






学习需要循序渐进

我觉得留给我们的启示呢就是学习要有次序,有积累,才能学有所成。



该做什么的年纪,做什么,一步步踏实的去走下去,不要急于求成。对于一些玄奥的知识,即使费尽心力,甚至穷其一生,有时也很难窥其一二,学习这样的知识就需要有前置条件,丰富的积累,才能做到融会贯通。



周易的内容多是吉凶,进退,辩证之道,如此博大精深,没有丰富的积累以及人生阅历,读起来就是云里雾里,很难参悟其中的的奥义。

孔子的这句话,就是想说让自己多些磨砺,以便更好的理解周易,不使自己出现差错。



学习的过程中,由浅入深,切记不可好高骛远,只有通过不断地学习和思考,才能提升自己的修养。

当一个人还年轻的时候,学习大多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,保证生活,等到了中年以后,学习是为了补充自己老旧的知识,填补内心的空虚,把落下来的功课补上。等到步入老年之后,学习就变成了一种意境,在慢慢品味的过程中,探索其中的乐趣。所以说不要着急,只要不间断的学习积累,终有一天内外通达,浑然天成,一举一动无不洒脱自然,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。

“五十以学易”这句话出自《论语》,原文:子曰:“加我数年,五十以学《易》,可以无大过矣。”

《论语》中有两处提到“子疾病”。一处是《述而》:“子疾病,子路请祷。”孔子病重,子路请求为之祷告。另一处是《子罕》:“子疾病,子路使门人为臣。”子路眼看孔子快不行了,让门人们扮作家臣,欲以大夫之礼为孔子送终。这两处指的应是同一场病。孔子的病的确危及了生命,以至于子路开始准备后事。但是,这场病一定不是在孔子临终时发生的,因为子路先孔子一年在卫国罹难。推断其发生时间的参考点是“子路使门人为臣”。孔子苏醒后,大骂子路“无臣而为有臣”,“欺天乎”,可见孔子当时并无大夫身份。他是五十一岁才升为大夫的。由此得出结论,孔子在五十岁之前得过一场危及生命的大病。病中感慨,若能增加数年寿命我将深入学习《易经》。

看来,学易还真的让孔子逆天改命了。朋友,您学过《易经》了吗?若没有,赶紧学吧!!!


不过,逆天改命是迷信,也许是信念才是孔子转危为安的原因。

当人有着强烈的信念和使命感时就会爆发出顽强的生命力。

拜托,爱护公共卫生,别再乱扔垃圾。

人到半百,人生百态已经历太多,放不下放得下终归要放下,此时学易则事半功倍!易经乃众经之首,包括世间一切,并不是封建迷信单独占卜的一本书,需要时间静心的去研究!


有了人生过往的人才会真正体会真理存在的意义!五十不是个具体数字而是警告世人“真理是从实践中得来的”!!!

孔子五十以学易,那是以前没机会学到,或者早些年不曾专注这部伟大经典。他还说若早学易,而无大过。由此而知,孔子年青时血气方刚,感情用事,恃才傲物,以为有志向有能力就可大干一番事业,而后四处碰壁,屡遭坎坷。五十岁以后钻研易经,思想有了飞跃,于以前的学习,行事再回忆,觉得前代圣贤的话句句高妙。

鼎哥不才,十七岁时读到孔子的这句话,心想我若再早点学,岂不更好。中学毕业后在家务农,遂买周易八卦的书来读,然而,二十年倘未入门,只是看尔。人到中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看到了邵伟华先生的古代算命术,由此而彼,却很快有点了解。

易经一旦有所领会,一通百通。在生活中处理问题游刃有余。常常比别人考虑周到。

孔子学《易》,有几个不同的说法。

一,《论语.述而篇》,子曰:“加我数年,五十以学《易》,可以无大过矣。”

二,《史记.孔子世家》,“孔子晚而喜《易》,序《彖》、《系辞》、《说卦》、《文言》,韦编三绝。曰:假我数年,若是,我于《易》则彬彬矣。”

《史记》有孔子喜《易》,但无“五十以学《易》”。这很蹊跷,难道司马迁没看过《论语》、或看过《论语》却无“五十以学《易》”之文字?

三,朱自清考证:《论语》里虽有“五十以学《易》,可以无大过矣”的话,但另一本子作“五十以学,亦可以无大过矣”,所以这句话是很可疑的。

五十以学亦可以无大过矣。

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。

古文无标点符号,亦,易,同音,手抄改“亦”为“易”,也是有可能的。

现通行《易传》,比《史记》记载的多出《序卦》与《杂卦》两篇。

不仅如此,七十年代出土马王堆帛书《周易》,无论《易经》还是《易传》都大不一样。《易经》主要是六十四卦卦序完全不同。《易传》为《二三子问》、《系辞》、《衷》、《要》、《缪和》、《昭力》。其中,仅《系辞》名同,但文字不同,如,无“太极”、“四象”,而是“大恒”、“四马”:“是故《易》有大恒,是生两仪,两仪生四马,四马生八卦”。

同一个孔子,学两套卦序不同的《易经》、作两套文字不同的《易传》?